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章 看笑话

作品:农门猎女|作者:白羽凤麟|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11-11 00:50:39|下载:农门猎女TXT下载
  用十秒钟记住书香阁地址,以后不迷路:[书香阁]

  Zzhan 最新最热的免费小说!喜欢就收藏。

  走在村子里,林燕娘立刻就注意到一丝异样的气氛。

  那些去溪边洗衣的妇人、去地里摘菜的村女,都在拿好奇又诧异的目光看向她。

  最后,那些目光无一例外飘向了她的身后。

  只是大约都惧怕她,而不敢直接上前询问罢了。

  林燕娘知道,自己从小习武,走的就不是村里姑娘一样的路,也很少在村里串门儿,与那些同龄村女其实并不算熟。

  至于那些爱嚼舌根、说人是非的妇人,她更是避之三舍,只除了……

  “哎呦!这才招的上门女婿就带到山上去啦?不是受伤了吗?这就急着夫唱妇随啦?”

  “啊不,是妇唱夫随?哈哈哈,毕竟是上门女婿嘛……”尖锐的声音正是闻讯赶过来看热闹的大房林姜氏。

  嘲弄的笑脸、刻薄的话语,无一不在表达着她来看笑话的心情。

  招了上门女婿就能高枕无忧、万事大喜了?

  呵呵,看那拄着长棍辛苦走路、随时都要倒下去的虚弱汉子,还真是……

  一个病汉值得炫耀吗?

  简直丢人!

  林姜氏瞥眼看着,心里畅快极了。

  “呵呵,正所谓有比没有好,大伯娘,我们二房的老大难问题解决了,不知道你们大房的老大难问题,何时解决呢?”

  林燕娘干笑一声,目光泛着讥诮的冷意淡淡扫向林姜氏,大声提及比她大一岁又一个月的堂姐林金花。

  林姜氏顿时变了脸色,两手往腰上一叉,正要开骂,突然就让另一道声音打断。

  “哟,林燕娘你还真是慌不择食呢。”

  穿着粉色细棉绣花衣裙的少女缓步走过来,声音毫不掩饰地讥笑着,目光不屑地瞥了一眼看着狼狈的男人。

  “不过我家的事儿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她的目光一转,又笑吟吟地看向林燕娘。

  “再怎么样,我林金花也是个打小受过教养、温柔贤惠、上得厅堂、进得厨房的女子,长得也比你好看,我要嫁什么样的人,还真是不操心呢。”

  “……”云三看着拦路找茬的俩人,一脸的莫名其妙,他往前走了两步,正要开口。

  这时,就听见林燕娘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

  “金花姐还真是……爱炫耀啊。”林燕娘笑容依然淡淡地看着一脸神气的林金花。

  “这双溪岭几个村子的人,谁不知道你林金花打小好命啊?上头有兄长给你赚嫁妆,底下还有两个妹妹帮你干活儿。”

  “你成天就只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在村里闲溜达,遇见村里后生就趾高气昂,活像一只刚生蛋的小母鸡,那得意劲儿啊,你操心什么呢?”

  林燕娘的话绕了一圈儿,才体现她的真正用意。

  林金花本来听着很是得意,听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一张脸涨得通红。

  “对了,你出得厅堂、进得厨房啊?”林燕娘又上下打量了林金花一眼,继续怼她。

  “除了这一身穿得好,模样也没比咱们村谁家姑娘出挑啊,至于厨房里,干活的难道不是你娘?你奶奶?你妹妹?”

  “我好命不用干活怎么了,你眼红啊!”林金花气得嗓门也大了起来,拧着帕子的手指向林燕娘。

  “瞧瞧你这一身寒酸相,一大早还带着个病汉去山里打柴,可惜病汉靠不上,自己走路还得拄根棍儿呢,呵呵。”

  林金花说着又嫌弃地瞥了一眼云三,再转回林燕娘时,脸上又是一副“我就是比你强”的表情。

  “呵呵,这就是你打小受过的教养、你的温柔贤惠呢,呵呵呵……”

  林燕娘却是嘲笑地怼林金花刚才说过的话,半点不接林金花刚才对自己的嫌弃之言。

  一旁本来是来看林燕娘和她那上门女婿的村里妇人、姑娘家,这时候看堂姐妹吵起来,本来是看得热闹,渐渐却听出味儿来了。

  于是打量林金花的目光就多了起来,有人窃窃私语。

  “哎,还别说,这林金花除了爱打扮,真是没一样比得上林燕娘的。”

  “呵呵,好吃懒做就想嫁大户人家,说的就是她了。”

  “可不是,成天做着攀高枝儿的梦,当自己是她小姑呢,可惜她小姑一年难得回来一趟,根本不愿意搭理娘家人呢。”

  “这两年都没回来过了吧,就他们大房成天搁嘴边上炫耀。”

  “还嫌燕娘招的上门女婿不好,她自己的亲事还没着落呢,十六了啊……”

  妇人们议论起来可丝毫不给姑娘家留颜面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审视的打量,看得人浑身不舒服。

  “关你们什么事儿啊!有这闲功夫还是多操心你们自家闺女吧!”林姜氏气得就冲那几个说话的妇人骂过去。

  林金花已羞得一张俏脸红白交错,手指绞着帕子恨恨地瞪了林燕娘一眼,扭头就跑了。

  林燕娘嗤笑一声,目光淡淡掠过静立一旁的男人,转身继续往家走。

  被掠在一旁的男人无奈地扯了下嘴角,也连忙跟上。

  今天他算是开了眼界,在这穷山沟里竟然还有这么悠闲、当面说人闲话的妇人。

  而那悍女……看来也不只是欺负他就厉害,欺负起村里……不,是大房里亲戚,也毫不逊色。

  看着扛着一捆柴大步在前面走的女子,云三眼中莫名染上一抹笑意。

  “姐!你回来啦!”正在院中练拳的林杰一扭头,看到姐姐回来立刻高兴地跑过来。

  “姐!那个云三不见……啦!”

  林灿也急忙跑出来,就要说着早上发生的事情,目光看到姐姐身后不远跟着的男子,顿时傻眼了。

  早上发现不见的人,怎么会和姐姐在一起?

  “早上他跟着我后面上山,半道跟丢了,在山里跟个傻子似的,还好我回来遇见,不然这会儿怕被狼叼走了。”

  林燕娘随口解释着,自然不会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这男人有伤在身,跟在自己身后走了这么远,怎么会没有发觉?

  这男人浑身是迷,暂时还是别追得太紧才好。

  “我分明是走不动了,在原地等着你回来,说得好像我迷路了一样。”云三走进院子,不满地替自己辩解着。

  “看来你恢复得不错,这就能满地走了。”林灿目光充满了审视地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