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3章 农副立品

作品:异聊斋|作者:刘念白|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1-09 00:07:50|下载:异聊斋TXT下载
  瓶儿山内,漆黑的古墓中,响起了一名男子带着悔意的声音。

  “凭我们的本事,也就只能偷只鸡贩条狗,为什么要听李卫那王八蛋的话,来盗这古墓,这下好了,小命就丢这儿了,可惜了我家里东墙角下那几两银子,早知道就把它花了在下墓,也不至于落下这个遗憾。”

  “李卫那狗凉养的,还亏我一直把他当好兄弟,他逃出去了,让我们俩把命搭在了这里,我咒他以后生仔无根,生妞无洞。”

  古墓中,李丁与唐川靠在漆黑的坑壁上,有气无力的咒骂着,然而他们却是不知道,其实李卫刚一逃到墓外就已经死了。

  “想活着出去是不可能了,在临死之前,我们爬上小平台看看吧,能在这种地墓中整出这样一个地方,那台上面肯定有好东西。”

  “是啊,反正要死了,我们在临死之前,上去看看台上到底有啥宝物吧。”

  两个已经不抱希望的人交谈的一番,随后他们点起了一枝火把,然后一瘸一拐的拿起铁镐在内圈的坑壁上掘起了洞。

  “吼~”在两人打洞之时,外圈的坑壁上,之前被他们以活气唤醒的那两具女尸吼叫着。

  连死都不怕的两人眼下对于这尸吼声完全是充耳不闻,他们轮流替换着掘洞,没过多久,内圈的坑壁上就被他们挖出了一道能攀到平台上的土洞。

  率先爬到上方的李丁将手中铁镐弃在了一旁,旋即伸手拉了一把,将往上爬的唐川拉上了小平台,随后两人举着火把往小平台中间走去了。

  在火把的光线下,两人发现这小平台上只有一口大石棺,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来到石棺边,唐川伸手推了推棺盖,发现可以推动,旋即在两人的合力下,他们将棺盖掀开了一大半。

  掀开棺盖后,棺内一具身体极为干瘪的尸体出现在了他两人眼中。

  他干尸身着一套暗黄色华服,衣身用红线绕纹着一条红龙,在他头顶之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冕冠。

  开棺之后,里面的干尸并未引起两人的注意,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望向了干尸头下枕着的一个发出蓝色光芒的木盒。

  那木盒中发出的诡异蓝芒极为耀眼,虽只是从盒缝中透出,但其光芒却是将整个石棺都染成了蓝色。

  “大哥你看,这盒子里装的肯定是个大宝贝。”

  唐川和身旁的李丁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将大石棺内的干尸推到了棺边,然后将那个发出蓝光的木盒捧了起来。

  在这木盒的盖沿上有一个小铁哒,哒上无锁,随着李丁拎着锁哒一揭之下,木盒就被打开了。

  木盒一开,其内的蓝芒在没有盒盖的遮挡下,光芒大盛,将整个小平台映成一片蓝色。

  “这是什么东西?”

  揭开盒盖后,李丁在木盒内看到了一个姆指盖大小的蓝色光珠,耀眼的蓝芒便是这颗小蓝珠也发现。

  蓝色的小光珠除了发出耀眼的光芒外,还有一个怪异之处,那就是这蓝珠子是悬空在木盒之中,没有任何的依托。

  “宝贝,大宝贝。”听到李丁的话,唐川接口应了声,旋即他伸手摸向了木盒中的蓝珠。

  手伸进盒中,更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唐川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触碰不到那颗散发耀眼蓝芒的光珠。

  “怎么会这样?”心中满是疑惑的自语了一句,唐川又将手在木盒中来回抓了几次,他发现光珠就好似一颗凭空幻化出的虚无之物般,根本无法触及。

  一旁的李丁看到这一幕,也不自觉的伸出手摸进了木盒中,同样的,他的手在来来回回触抓了几次后,一样是没能抓到那颗光珠。

  就在两人心生疑惑之际,他们身旁石棺内的干尸突然间睁开了眼,随后伸手将棺边站着的两人拉进了棺内。

  “啊~”

  大石棺中发出了李丁和唐川的惨叫,同时还伴随着一阵闷吼声。

  片刻之后,棺中声响停止,蓝芒也暗淡了一些,接着那被掀开了一大半的石棺盖发出声响,又闭合上了。

  棺盖一合,小平台上在次恢复了漆黑幽静。

  ……

  离开李唐村后,周青一路上在未碰上怪事,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背着一大包农副产品回到了金陵县城。

  原本因为城外野湖中,那名被封印的黑衣男子的存在,周青打算离开这县城,鬼使神差之下,他竟然用天雷灵符将湖中那被封印的男子唬走了。

  从这件事之后,这座小县城便太平无事了,即便是有些小诡小异的事情发生,周青也会出手去解决。

  时间就这样平静缓慢的流逝,一晃便到了这一年的年底。

  年尾正是农闲时节,所以这个时节的县城要比平时热闹的多。

  县城周边的小村镇中,有来县里置办年货的。有一些会点把式的,趟着这时节县城中人流多,摆下个胸口碎大石,又或是口吞大宝剑等杂技赚点过年银的。

  同时,县城中也有许多婚娶、乔迁等喜庆之事会留在这个热闹的季节热热闹闹的办。

  普通点的家里办喜事,多是一天,会将巷中邻居、村镇亲戚、同职之友尽数请来,大摆酒席,无限热闹。

  有钱的人家,同样会大摆酒席,而且,还会请戏班唱上一台大戏,因此,每逢县里有大户人家摆酒席,自然会有很多人前去听戏。

  请戏班来唱戏本就是图个热闹,因此对于来听戏的人,是不存在驱赶之意的。

  年尾,城西边一户员外家纳妾,风风光光摆了数十桌酒席,在下午时分,也请来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唱了一台戏。

  八字巷也是在城西边,距唱大戏的那户员外家并不远,因此在吃完午饭后,对大戏颇有些爱好的周青像个小老头一般,背着手老气横秋的去听戏了。

  途中,时不时会有人出来与他打声招呼,他也均是笑着点头应一声。

  来到这方世界已经一年多了,他对于现在身处的这个名为天越国地方的风俗习惯,大致已经适应了。

  当然,以他现在的年纪和修为,只能暂时在这县城里安居,不过他心里那个证道长生的想法,却是一直没有熄灭过。

  要想长生,偏安一隅是不行的,需要云游四海,寻找机缘、造化才行,因此,终有一日周青会离开这座小县城。

  (本卷终~)